首页  系部简介  师资队伍  课程建设  科学研究  党群活动  形势与政策  庐山红色之旅 
 
 
  学科论坛  
当前位置: 首页>>学科论坛>>正文
 
陆正新、洪厚情:嘉庆道光时期的江西天地会
2009-11-29 00:00 陆正新:九江学院政法学院,副教授 
 

一、江西天地会的传播
天地会最早起于何时、何地,史学界暂无定论。据清代的档案材料记载,乾隆年间,天地会主要活动于闽省内陆和台湾,到嘉庆年间迅速向外扩散。
江西毗邻人多地少的闽粤。早在顺治六年(1649年),已有福建移民在江西中西部种植黄麻。至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闽粤人民更是大量涌入江西,将丘陵地带甚至山地悉数加以开垦[1]。赣南地区,“深山荒谷,粤闽侨居,能种山者,挈眷而来”[2]颇有“土著少而流寓多”的户口形势。
嘉庆、道光年间,中国人正在生产传统社会所不能容纳的人口,道光二十年(1840年),中国人口已达四亿一千二百八十万之多,大大突破了乾隆末年的三亿之数。此时又值帝国主义入侵,传统的自然经济遭到严重破坏,人口极度膨胀,土地兼并尤为剧烈,破产劳动者游民队伍更为庞大,出于生计的无奈和官府的压榨,闽粤人大批向外流动,其中有相当一部分进入江西。如赣州府属之定南县,“广东无籍穷民来此耕种,异籍环处”, “日渐繁剧”[3]。吉安府庐陵县,“闽广流民动以万计,据山而耕,盘结滋蔓”[4]。贵溪县,“主客杂处”,“土著者什七,客寄者什三”[5]。
大规模的人口迁徙意味着大批人口脱离了传统宗法关系的纽带,流落异地的破产农民,生活无援,极不稳定,常遭天灾人祸,封建统治之欺压,精神上极度不安,渴望一个有归属感的共同体,本着“一人有难,大家帮助”的原则,仿效“刘关张桃园三结义”之义举,虚拟血缘关系,拜天为父、拜地为母,歃血结为异姓兄弟。江西天地会正是通过闽粤人口的迁入而得以创生,并广泛、迅速地发展起来。黄爵滋对于人口增长与天地会的发展关系,曾有过透彻的论述:“夫会匪者,其初国无业之民耳。无业则游荡,游荡则无赖,无赖则凶横,无业则饥寒,饥寒则贼盗。贼盗则奸宄。会匪者,凶横奸宄之所聚而成也”[6]。
天地会在江西的传入,乾隆五十二年即闽省台湾林爽文起事后一年,在江西巡抚何裕上渝的奏折中,已隐约有所指:“江西与闽省接壤,或有此等邪教辗转流播,私相传习,亦可未定。”[7]有具体轨迹可寻的是嘉庆六年。一向在江西省城开设纸行生意的李凌魁,与江西贵溪县人吴子祥交好,乾隆四十七年间,从吴子祥处得一恩本经,嗣后听从吴韬入天地会,“可免受人欺凌”。[8]嘉庆六年四月间,拜天地会案内福建邵武县人吴韬为师,传授其天地会暗号:“出手不离三,开口不离本”。“吃烟取物俱用三指”。因天地会奉拿严紧,忆及经本内有阴阳语句,遂另立阴盘、阳盘名目,暗藏天地会之意,广收门徒,转传江西广昌县民赖达忠,石城县民廖干周、李奇天,宁都州民李步高、胡仪节、王宝珍入教。嘉庆八年,李凌魁被获,廖干周、赖达忠纠集一千多人,竖旗起事,天地会就这样变其名,根株蔓延赣省,“上自南赣,下至饶州、九江、计程一千数百里”,乃至扩散邻省。闽赣两省天地会会员活动频繁,江西天地会在福建的活动异常活跃,引起清政府的恐慌,道光十一年六月十九日,闽浙总督孙尔准奏天地会传播情形折:“伏查闽省之有会匪,其始皆从江西省传播而来。因上游延平、建宁、邵武、汀州各府,处处与江西接壤,被其流毒,历有年所,源流甚远”。
从以上材料及可以看到:江西天地会是福建游民传入的,其传播的速度和规模、影响与他省相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二、江西天地会的组织发展及演变
天地会的会名来源于“拜天为父、拜地为母”的结拜仪式。而其最早出现的变名是在乾隆五十一年台湾诸罗杨光勋所结拜的“添弟会”,与“天地”二字谐音,自林爽文起事后,清政府便开始严厉镇压天地会,并在法律上明文规定:“禁止结拜天地会的活动”。因而许多天地会组织就在各地改头换面、变更名称进行活动,到嘉庆、道光年间,各地天地会改变名目愈加频繁,其组织日益蔓延,亦日趋成熟,已经形成了一整套风貌独特的制度体系。
“三点会”。始倡于周达滨。周达滨籍隶江西会昌县,“肩挑度日”,嘉庆十一年(1806年)六月在福建永定县加入天地会,七月回到会昌,自行传会,因此会本系洪二和尚起立,洪字偏旁三点,即改名“三点会”。从拜会仪式所用的花帖来看,三点会是天地会的嫡派。花帖明确指出了该会的传承关系:“万提喜大哥、后五房大哥及历代大哥,传铁鼻大哥,传黄清大哥,传卢盛海,传曾昌汉大哥,传邱琮源大哥,传周达滨大哥,传兄弟刘梅占、何周德。”其中曾昌汉、邱琮源、周达滨同为卢盛海之徒。周达滨仿照卢盛海传徒方式在江西立会传徒,尔后被清政府以其“异端煽惑人民为首者”处于绞监候、即行正法,其它各犯充军边疆,虽然周达滨的三点会很快被清政府破获,但其会名一直被沿用下来。嘉庆十九年,江西龙南人钟锦泷与广东人邱利等结拜三点会。同年,广东和平县人僧宏达与吴亚妹等也在江西定南厅结拜三点会。道光五年(1825年),江西万安县唐兴通等拜蓝桂杨为师入三点会,邹荣生等拜邹李魁为师,邹李魁、邹现凤等在广东拜李江泗为师学三点会等,均称为添弟会易名,其入会仪式,所传口决等均与周达滨所供相同。三点会的活动,多在福建、两广、江西等省,颇有声势,如广东省高州三点会,于石城、遂溪(资溪)两县聚众千余人,袭击安铺炮台、抢夺军械、影响甚大。
“洪莲会”,卢盛海所传的另一支,由其徒弟杨金郎等倡立。嘉庆十年(1705年)八月,广东人杨金郎等到江西会昌县,投拜天地会首卢盛海为师。次年九月,杨自行传会,在广东和平县收廖月似为徒。嘉庆十二年(1707年)九月,廖善庆在福建永安县拜钟碧珍为师,加入天地会。次年二月,杨金郎、廖善庆、廖月似、朱石崇等在江西安远县会遇,“谈及天地会即三点会奉官查禁,商改洪莲会名色。”于是各人便以“洪莲会”名义四处传徒。不久亦被清政府破获。洪莲会名色虽然也被沿用下来,但远不及“三点会”来得普及。
“阳盘会、阴盘会”。福建建宁市人李凌魁所创,乾隆四十七年(1782年),拜江西贵溪人吴子祥为师,得恩本经,嘉庆六年四、五月间,李凌魁又拜天地会首领吴韬为师,“因天地会奉拿严紧,忆及经本内有阴阳语句,遂另令立阳盘、阴盘名目,暗藏天地会之意。有愿入阳盘会者,传授手诀口号,送番银二圆。有愿入阴盘会者,抄给经本,传授吃斋,念诵全本经卷,辗转传徒,阴盘、阳盘会迅速在江西蔓延,引起了清政府的注意。嘉庆八年(1803年)秋天,清政府逮捕李凌魁处以极刑,并大肆搜捕阴盘、阳盘两会的会众,引起了恐慌,会众遂以为李凌魁复仇相号召,以江西石城县为中心发动起义,随着起义的失败,阴盘、阳盘教渐趋衰落。
活跃于江西的天地会还有:“喜庆十九年,江西南丰县封老三等结拜兄弟,取名仁义双刀会。”道光初年,江西赣南一带“有匪徒烧香结盟,名为添刀会,又名千万会。”南安、赣州两府,乞丐结拜,“结队同行,肩挑锅担”,名为“担子会”。有的地方兴立的“边钱会”和“半边钱会”,因歃血拜盟后,发给“半边钱,作为传徒凭据”,或将半边钱用红绿线捆,分给各人执收,“暗为传人记号”,便由此而得名。
嘉庆、道光年间,江西天地会虽另立名目进行活动,但其活动的内容、结拜仪式、传贴制度、联络制度、组织纪律与早期天地会一脉相承,只是日益完善、成熟而已。
三、江西天地会的主要活动及影响
近代的中国,是一个会匪遍地、盗贼横作的“土匪之国”。江西天地会不仅活跃于农村,而且密集于城市和交通码头,不择手段谋取财富,乃至发动起义暴动。这给江西的发展造成了相当大的影响。
天地会组织是通过首领对于会众的兄弟和师徒的双重关系加以维持的。而传徒是发展会员的主要方式。每次传徒,师父总可以收取几百以至一千数百文的会费。因此,所谓的“传徒敛钱”,成为天地会积极发展会员的一个重要经济动因。徒弟也可以如法炮制,再转传徒,每次传徒的收入取决于人数的多少。入会的越多,收入也就越多,因此,纠人拜会成为天地会的主要发展模式。这种传徒敛钱,纠人拜会的活动,可以使拜会兄弟通过向神明诅誓等仪式形成相互间的亲密关系,为共同起事、抢劫等形成一种现实有形的团体基础。
嘉庆年间,天地会从事抢劫活动之风甚行。“凡抢劫案件、杀天地会内之人居多”。江西南赣至九江千余里水道:“沿河匪棍、或白昼向客商讹借抢劫,或黑夜伙窃、拒捕伤人,或窥伺单身孤客至荒洲僻野,将人驱逼上岸,扣留行李银钱,逞强驶去。”在深山丛林地区,“遇有携带财物者,四集围捆,劫掠一空,犹恐既劫其财,或致控告滋事,因并其人杀害,在场几人,既将其尸分为几块,各以油纸包裹,东西南北分道而散。”致使相当一部分商人为免遭抢劫而加入天地会。天地会沿途抢劫行商,增加了商品运输的风险和保护费用,这对于江西商品经济的发展是很不利的。
天地会的抢劫对象除了行商,富户之外,还有农业生产中最为重要的畜力———耕牛,对于农业生产的破坏也不可低估。耕牛是农业社会中除金银首饰之外价值最昂贵的动产之一。嘉庆二十五年(1820年),天地会员赖大姐在江西泰和县抢耕牛二只,获贩银十六元。
除了抢劫获取财物外,贩卖食盐也是天地会的一项重要收入。“江西吉安府属泰和、万安等县,向为私枭出没之所,加以会匪繁多,与私枭合而为一,或名添弟会,或各添刀会,又称千刀会,均自南赣延入吉安。”赣南一带匪徒拜会传徒,持刀抢劫、杀人毁尸,地方官畏难不办,佯为不知,又盐枭多系匪徒大伙,连樯炮械齐备,守卡官兵莫敢过问报案,其所报拿获私枭多系零星小贩而已。以至赣南所属名缺,皆视为畏途,大都苟且,日前冀调别缺,以离此地为幸,百姓见官不能作主,只能勉强入会,借保身家,这也是促使天地会迅速发展,规模声势愈来愈大一个重要原因。
传徒、抢劫、走私贩运是脱离生产劳动的流民无产者赖以生存的重要手段,不择手段地追求财富,恢复以至提高自己的社会地位,始终是游民无产者组织的一个重要行为特征。他们被排斥于正统社会组织之外,组成自己的社会组织,但其真正的目的还在于这个不正统的社会组织中确立自己的地位。游民社会中的这种“潜意识”在天地会的起义暴动中强烈地表现出来了。
嘉庆八年(1803年)秋,清政府逮捕并处死阴盘、阳盘会的创建者李凌魁,并大肆搜捕阴、阳盘会众,会众以为李凌魁复仇相号召,以江西石城县为中心竖旗起义。李凌魁并不单纯是一个传会敛钱的商人。在其创立阴盘、阳盘会时就编有秘诀四句:“天空降下一炷香,一半阴来一半阳,若得阴阳合一处,寅卯时中坐朝堂。”并自称秦后唐天子转世。从秘诀的含义来看,李凌魁显然企图利用异教和天地会两股力量夺取政权。李凌魁被杀后,其门徒廖干周、李奇天等“均各叹息,互相商谋,妄称嘉庆八年十月十二日亥时,为万水朝宗之日,竖立唐天子旗号,议定廖干周、李步高,赖达忠等在广昌、于都,石城等地竖旗起事,纠众共一千五百余人。因吴子祥之徒何若先已因案被遣,其弟子王添祖迁居贵溪县,自称佛勒佛转世,立老母教,很有教力。廖干周便以事成之后,在该县正一真人所居之上清宫拥戴王为教主相许诺,得到了王添祖的支持,所以又在唐天子旗上书写“瑞忠法中望”五小字。起事之日,因大雨阻隔,各路会员不能到齐,加以大风将祭旗吹折,这些不祥之兆使廖干周等决定改日起事,但因事机泄露,很快为清改府和乡团所镇压。廖干周、李步高,赖达忠等首领被杀。道光《石城县志》卷八还记录了当局夺获“唐天子”、“灵山会”旗二面,搜出“顺天王”合同及金龙红旗、黄龙旗帜等内容。
四、江西天地会的特色
嘉道年间是江西天地会发展的一个重要时期,发源于江西的江南斋教此时期迅速崛起,成为近代引人注目的新教派。两者之间在江西的直接结合,对各自以后的发展都产生了意义深远的影响。嘉庆入年(1803年),赣、闽交界发生的廖干周等人预谋起义,就是教、会合流后反抗封建当局的积极行动,石城起义的骨干力量是阴盘会的会众, 基本上属于斋教教徒。但也有部分属于天地会系统的阳盘会众。廖干周所用的图记则是“洪万”二字,说明江西的斋教已明显地染上了天地会的色彩。斋教与天地会的融合可谓是江西天地会的最大特色。
 
 
参考文献:
[1]《袁州府志》·
[2]乾隆《赣州府志》卷二,《风土》;卷十七《户口》·
[3]道光《赣州府志》卷七十三,《艺文志》·
[4]道光《庐陵县志》卷二,《舆地志》《长隘》·
[5]道光《贵溪县志》卷十一,《风俗》·
[6]《黄爵滋奏疏,许乃济奏议合刊》, 34·
[7]《天地会》资料丛刊·
[8]《天地会》资料丛刊6 (16)铃木中正:《中国革命与宗教》, 249
关闭窗口
   

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学网